您的位置: 亳州资讯网 > 星座

阳世鬼差 第四十五章 危急时刻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55:43

阳世鬼差 第四十五章 危急时刻

这才对嘛,那老东西方才八成是故意吓我。我又道:“就没有两全齐美的法子吗?如果我们要是完不成任务,你们岂不是也无从下手?”

“你放心,你虽然很讨厌,但我还不至于去害萌萌,你若信便去,不信就不要去。”向长生説完,转身就走,走了两步还説:“记得保管好,我给你的东西,出来后立刻回到这里等我们汇合。”

林锋拍了拍我的肩膀,説了句:一切xiǎo心跟着离去。

“老东西,我咒你生儿子没屁yan。”等他们走远了,老孙还恨恨的咒骂。我説:“你就别没事找事了,真去了赶尸派,危险程度不一定比这少,至少我们面对的是没智商的僵尸。”

“是啊孙师叔,不要这样説向师伯,他人很好的。”秦萌萌板着xiǎo脸,看起来是生气了。

我看向呆若木鸡的宝若齐説:“要不我们将她留在这里?不然到那里也没法照顾她。”老孙举双手赞同,他早就提议要把宝若齐扔下,以防被她在关键时刻落井下石。

秦萌萌到底是个单纯的女孩,不同意我们这样做,坚持要将她带上,由她照顾。自从她得知了宝若齐的身世后,深感同情,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。

无奈之下,我们只得带上她一同前往,看她一副痴呆的模样,想来也不会惹出什么麻烦,但我却没料到,这一时的心软,竟险些让我们丢了性命。

从这里到荒山的路途不远,由秦萌萌带路,一路之上我们xiǎo心隐蔽,倒也没有再遇到什么麻烦。秦萌萌説以赶尸派人的作风,不会追击我们到这里,他们只会选择等待下一次机会,当初秦老板也是被围捕了几次,最后被堵在一处绝地里。

荒山之上的洞有十几个,她们两人是从两个洞内发现的,还不知道其他洞中有没有类似的情况。向长生説,这几个洞通向的地方都相同,大概就是説最终的目的地就是赶尸派的养尸处,但为何要给养尸处开这么多洞?

被我们干掉的那只毛僵也应该是其中之一,我猜测它应是类似于守护者,守护着最终的养尸地,这样算来每一个洞中,都可能有一只毛僵或者其他种类的僵尸守护,

宝若齐所在的那个洞里,成了最安全的,我们打算继续回到那里,应该可以直达目的地。

入洞之后,我们快步前行,在等到之前那个幻象的地方时,却没有再次发生。我们没有多做停留,继续前行。走了大约五分钟的样子,秦萌萌突然失声道:“宝若齐不见了。”

我与老孙停下脚步,皱了皱眉,道:“怎么回事?她不是一直跟你挽着走的吗?”

秦萌萌説:“她方才松开了我,示意自己可以走。”

“她没傻?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。”老孙声音有些严厉,使得秦萌萌有些委屈。

我打圆场説:“算了算了,她想走就让她走吧,跟着我们或许更危险。”老孙大喝説:“你懂个屁,以我多年的相人经验来看,那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

,她不达目的绝不会善罢甘休,跟着我们还好,我能监视着她,现在被她跑到暗处,谁知道她会不会使什么鬼主意,把我们都害死。”

我哪里肯信他:“没那么严重吧,孙叔你太大题xiǎo做了,我们这几天对她怎么样,她肯定能感受到,不会那样做的。”

老孙摇头叹道:“太年轻啊,你还是太年轻,人心险恶你懂不懂?最毒妇人心你懂不懂?算了,现在再説什么都来不及了,都xiǎo心一diǎn,免得着了她的道。”

看他严肃的模样,我也不由的上了diǎn心,关键时刻,还是xiǎo心为上。少了她的拖延,我们行动速度也快了,走到之前杀掉毛僵那里,只留下一堆痕迹。

又沿着弯曲的斜坡通道向下,通道越来越陡,使得我们走的时候,也只能扶着墙,以免滑落下去,随着气温的降低,我们知道目的地已经不远了。

到达了目的地,却发现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。在通道的尽头,是一个洞口大约可容纳两人,我走在前面未曾察觉,差diǎn一脚滑落下去,幸亏老孙眼疾手快,将我拉住。

“下面应该就是养尸地了,不过也不知道这地方有多高,我们该怎么下去?”

林锋不在,老孙也没那么懒散了,竟然充当起了军师的角色,他摸了摸四周的墙壁説:“这洞口壁面光滑,曾经打磨过,那些赶尸派的人也会时常来此,我想着四周一定有可以下去东西,我们找一找。”

我啧啧称奇,説没想到你现在还懂得推理了,真是没看出来啊。这老xiǎo子经不起夸,听我这么一説就哈哈大笑,太过得意忘形了,往下走的时候脚下一滑,伴随着他一声惊慌的大叫,让我心提到嗓子眼了,这时候我根本就来不及去拉他,只能悲呼一声:“孙叔!”

扑通!

“哎呦,疼死我老人家了。”好在这洞并不算深,老孙落地的声音传出来,让我松了口气,问:“孙叔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个毛,你摔下试试有事没事,草,快diǎn下来,我腿都摔断了,没有知觉了…咦,这好像不是我的腿”

听他自言自语,我与秦萌萌面面相觑,紧接着老孙的杀猪般的声音响起,从洞口传来可谓震耳欲聋。

“卧槽,这么多尸体,马勒戈壁啊,xiǎo叶子快拉我上去,快!”

尸体?我听后不仅不惊反而露出喜意,于是对洞内喊道:“孙叔,那些可能就是赶尸派所养的僵尸了,快,把它们弄醒,咱们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

老孙直接一口回绝説:“我呸,你个xiǎo王八蛋,老子还在这里,就把它们弄醒,那我还活不活了?你这臭xiǎo子存心让我死是不是?”

我説:“我们不能都下去,不然没人拉咱们上来,您老就委屈diǎn,我这就拿绳子准备,你把那些僵尸弄醒,就直接拉俩下绳子,我跟萌萌就把你拉上来。”

老孙却不干,説不信任我,要么换他上来,我下去。

我把脸一板説:“孙叔,这不是闹情绪的时候,而是组织上派给你的任务,您要完不成,那就别上来了,我们这就走了。”

“别,你个xiǎo王八蛋,等我上去再跟你算账,先把绳子扔下来,我看看到底有几具。”我们的包都在我们这里,老孙那里装的是符箓与法器,我这里则是买来的那些东西,绳子自是不可少的。好在当初没有丢在雾寨。

绳子是常用的那种,有拇指般粗细,我先是将绳子垂下去,多出来的那头交给秦萌萌一些,我自己缠一些,不过我又想到别出现什么突发意外,留了个心眼,在附近的墙壁上找到一处凸痕,将绳子在上面绕了两圈,以保万无一失。

准备好后,我又问他;“孙叔,怎么样了?有多少具?”

老孙报数説差不多二十具,一半都是全身带毛的,还有两三个是吊在上面的。这个数量我们还能承受,但其中竟有十几具毛僵?这个也太吓人了,那一只毛僵都要靠我们三个人才灭掉,十几只是什么概念?

吊着的那几个,难不成是飞僵?不过僵尸也有年龄段之分的,如果是百十年那种年轻一diǎn的,还好説,如果是上千年的,肯定都成精了。

接下来老孙打算唤醒僵尸,唤醒的方法也很简单,就是将人血摸一diǎn在僵尸的鼻下,它很快就会醒。但老孙不可能,也不敢那样做,所以干脆将那些僵尸聚在一起,弄了血撒在他们中间的地上,然后拉了拉绳子説:“快拉我上去。”

我不放心,説:“您可别偷懒,不然还得下去一次。”老孙急了,説你个xiǎo兔崽子,再不拉我上去,我可真没命了。听他説话那么急,我也不敢耽搁,使劲拉了一下,这货还挺沉,根本就没拉起来多少。

“萌萌,帮忙拉。”

秦萌萌虽然帮忙,效果真的不大,我总觉得下面像是吊了头死猪一样,死沉死沉的。

“大侄子,老叔求你了,快diǎn拉,它们醒了。”老孙这次都带着diǎn哭音,连我都着急了,咬着牙往上拉。

“哈~”僵尸专属的哈气声,连我都听到了,説明它们真的苏醒了,老孙顺着绳子向往上爬,由于他动作太大,使得绳子更重,我不仅拉不上来,还往下滑了一些。

“宝姑娘,你做什么!”此时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身后传来秦萌萌的惊呼,然后我就觉得一个柔软的娇躯撞在我身上,这一下使得我所有的力气尽散,并且向前倾去,眼看就要落入洞口时,绑在石壁上的绳子起了作用,拖住了我们。

老孙在下面惊慌大叫,我咬着牙努力的扳回身子,连一句话都不敢説,就怕泄了气。同时身子dǐng着秦萌萌,让她站直身子,连压在我身上的柔软,都没有时间去享受,这种时候还是命要紧。

保定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佳木斯治疗男科费用
松原治疗牛皮癣费用
保定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佳木斯治疗男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