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亳州资讯网 > 育儿

魔装 第三四三章 大功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35:19

魔装 第三四三章 大功

苏唐轻轻翻过院墙,这是他第二次进入七巷堡了,上一次可能是闹得太狠,夏管事死了,万虫窟被毁,又死了不少人,堡中的气氛有些凄切,连值夜的武士们也是无精打采的。

夏管事是社主莫彩情的心腹,又在七巷堡挖出个万虫窟,所以黄金飞鹿社的资源会向七巷堡倾斜,根基没了,管事的也死了,前途自然变得黯淡无光。

连续穿着几道院门,苏唐看到一个武士靠在墙根处昏昏欲睡,这里值夜的只有他一个。

苏唐悄无声息的那武士走去,走到近前,轻轻亮出大正之剑,横在那武士的嘴巴前,随后拍了一拍。

那武士猛然惊醒,随后看到苏唐,张嘴欲呼,接着便感觉到从嘴唇上传来的凉意,不敢乱动了。

“别出声。”苏唐轻声问道:“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方以哲的?”

那武士眼珠乱转,似乎在想着什么,随后点了点头。

“带我去。”苏唐道。

那武士想了片刻,又点了点头。

苏唐收起大正之剑,示意那武士前头带路

,其实他可以象上次一样,一口气杀进去,但他不想找麻烦,当然,如果对方不听话,一定要惹出麻烦来,那他也只好大开杀戒了。

又穿过一个院落,迎面看到一群武士走来,那武士回头扫了苏唐一眼,苏唐表露出的神态给人一种淡漠的感觉。

那武士犹疑片刻,低下头,收起自己的小心思。

对面的武士们只是好奇的看了苏唐几眼,没有说话,双方擦肩而过。

七拐八拐,那武士引着苏唐走进一间小院,随后停下脚步,陪笑道: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苏唐抬手用指节敲在那武士的后脑上,那武士的身体抖了抖,慢慢向下软倒。

“什么人?”屋中传出方以哲的声音。

“是我。”苏唐道。

房门立即被推开了,一脸惊骇之色的方以哲大步冲了出来:“苏唐,你……你怎么又来了?”

“不欢迎?”苏唐笑了笑。

“我哪里敢……”方以哲长吸一口气:“你已经是大宗师了?”

“嗯。”苏唐应了一声:“你不用紧张,我这次是来送礼物的。”

“什么礼物?”方以哲问道。

“黄金飞鹿社的社主莫彩情死了,刑房长老白冰也死了。”苏唐道。

“你说什么?她们死了?谁于的?”方以哲大惊。

“你的情绪有些过于激动了吧?”苏唐道。

“莫社主对我有恩”方以哲道:“苏唐,你告诉我,是谁于的?”

“有我一份。”苏唐道。

方以哲呆若木鸡,表情也变得格外复杂,他刚刚说莫彩情对他有恩,苏唐便承认自己是凶手,让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“其实,我只是顺便帮一下忙。”苏唐笑道:“主谋是白冰,她已经策划很久了。”

方以哲默然良久,突然道:“为什么告诉我这些?你特意赶过来找我,就是为了……”

“送你一份大礼。”苏唐道:“简单说吧,白冰垂涎社主的位置,邀请我帮忙,她给了我大好处,所以我就答应了,不过呢,她竟然暗算我,试图杀人灭口,可惜被我识破了,最后,我杀了她。”

方以哲面色僵硬,苏唐这几句话所透露出的信息量太大,他需要缓冲的时间。

“你说送我一份大礼?这算什么礼物?”方以哲苦笑道。

“说你笨,你还真笨。”苏唐摇了摇头:“白冰先是偷偷给莫彩情的女儿喂了药,制造昏厥不醒的假象,然后又劝莫彩情带着女儿赶往飞鹿城求医,这都是线索。”

“你告诉我这些线索有什么用?”方以哲越来越糊涂了。

“那种药是刑房的一个药师配制的,叫赵勇,你最好先把他控制起来。”苏唐道:“为了杀掉莫彩情,白冰特意托人从总社要来了一种毒,叫蝶血,她托的是药房的长老,胡立善。”

方以哲皱眉听着,他隐隐明白苏唐的意思了。

“过一会,你跟着我出去。”苏唐道:“去找莫彩情和白冰的尸体,然后你把尸体藏起来,再联系总社的人。社主被害,刑房长老也死了,总社肯定要查个究竟的,那两个人你记住了?把他们卖给总社,这可是一笔大功劳。”

方以哲的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“这样,你就可以进入总社的视野了。”苏唐道:“他们会认为你很能干、很机灵,至少,他们能记住你的名字,对你的未来大有好处。”

“苏唐,你为什么……这样帮我?”方以哲缓缓说道。

“我们是朋友,不对么?”苏唐叹了一口气:“能让你走得更高一些,总不是坏事。”

“谢谢……”方以哲也叹了口气:“不过,我怎么会知道这些线索的?”

“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。”苏唐笑道:“很多办法啊,譬如说,你偶然间偷听到他们的谈话了,再譬如说,白冰在行动之前,因为心理压力太大,露出了一些马脚,你当时不知道为了什么,但事后反应过来了,原来是要谋害莫彩情。”

“可能我说得太简单了,我也不了解你们魔蛊宗。”苏唐续道:“能不能编得天衣无缝,还要看你自己。你是先想个明白再跟我走呢,还是现在?放心,莫彩情和白冰的尸体别人找不到的。”

“确定是蝶血?”方以哲道。

“就是蝶血。”苏唐道:“那个时候,白冰不可能骗我,骗了我也没有意义。”
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方以哲强自按捺下起伏的思绪,苏唐送给他的,确实是一份大礼物,七巷堡被搞得一片狼藉,社主被害,刑房长老在其中作祟,又牵连到药房的长老,这一场风波,黄金飞鹿社的大人物们已经折了一半,肯定会空出一些位置。如果他主动和总社的人联系上,再交出线索,那些位置里极有可能有他一席。

“想明白了?”苏唐道。

“我这就跟你走吧。”方以哲道。

“地上这个,怎么处置?”苏唐看向方以哲。

方以哲沉默片刻,拔出腰间的长剑。

十堰治疗盆腔炎医院
蚌埠治疗宫颈炎医院
荆门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十堰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
蚌埠治疗卵巢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